主页 > W汇生活 >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 >
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我是Corey Brewer,我的故事要从2007年4月2日那个晚上开始。我搂住Joakim和Al Horford,他俩抖得很厉害,再强大的人也很难控制住8W人的球馆和对面那个巨人——Greg Oden,他显得那幺轻鬆那幺写意,还是说他本来就没有表情。几个回合之后,我们的内线被Conley和Oden撕裂了,Al崩溃了,他完全招架不住这个怪兽,他向我走过来,“Corey,你可得帮帮我。”我点了点头,我知道Al要什幺,Oden内线再一次接球,我从底线溜过来偷走了他的球,又过了几个回合,他们的节奏乱了,胜利像金色飞贼一样被我含在嘴里。而我,砍下13分,是那晚剪下篮网的那个人,那天,别提我笑得多甜。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2007年6月28晚,纽约的小绿屋里没多长时间就叫到了我的名字,我又笑了。我要去一个刚刚走了老大的球队,我或许能表现得就像在佛大一样出彩,然而事情好像并没有在我的轨道里进行。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2007年11月2日第一场比赛,就大概定下这个赛季的基调,我是Rashad McCants的替补,我在板凳上看着他打出了职业生涯最好的一个赛季,就这样,第一个赛季中规中矩,差强人意。他们说我太瘦,根本不适合搞对抗,好吧,呵呵。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2010年,我打出了生涯最好的表现,我很瘦,所以我很能跑,我跑得比谁都快,我像鬣狼一样掏走他们的球飞奔向篮筐,身后三米只留下风。那年我23岁,我觉得我可以跟Kevin Love一起,把这群狼带到季后赛,我又笑了,做梦都会醒的那种。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2010年选秀大会,球队选择了雪城大学着名的锋卫摇摆人Wesley Johnson,好吧,灰狼的管理层认为,这个叫Johnson的23岁孩子才是狼队的未来,我摊了下手“OK,All right”我降为了替补,我常坐在板凳上看着他们,我会比他们跑得更快,或许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。

2011年2月22日, Stackhouse给我打来电话“Corey,你知道,你在明尼苏达过得并不顺心,为了你的发展,我们想做出一些改变,我们知道你能变得更好。”我被送到了尼克,陪着另一个巨星—Carmelo Anthony。或许就是因为Anthony的存在,可能没有人还记得我也在这笔交易里,哈哈,好讽刺。果不其然,我也不是他们想要的球员,3月的第一天,我收到简讯,尼克裁掉了我。我看着天花板,这次,我可能会失业了。3月3日,我收到了Cuban的电话“你知道Corey,你是一个有天赋的球员,有天赋的人更不应该赋闲,来达拉斯吧,我给你準备了一份3年的合约”我笑了出来,我知道这不仅是肯定,我也找到工作了,第二天一早,我就飞到了溼热的达拉斯。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从一个边缘球队到一支劲旅,我可能还没找到我的角色,在达拉斯,我把板凳都要坐穿了,这一切的补偿是那枚价值不菲的金灿灿的冠军戒指。2011年的夏天,我不确定我是否还会留在达拉斯,我也很矛盾,我还年轻,我应该找一个能大展拳脚的地方,但是作为职业球员,我同样渴望胜利。

但是,达拉斯没有给我选择的权利,2011年12月13日,我又被交易了,这次是被交易到了高原,换来了一个第二轮选秀权,嗯,55位保护的第二轮选秀权,我明白了,我值一个第二轮选秀权。

在丹佛,我又跑了起来,2013,疯狂的一年,Karl带领着我们一帮飞禽走兽打到了西区第三的成绩,这年,达拉斯人没有出现在季后赛,我们在上半区,我或许可以让达拉斯人看看,我到底值几斤几两。然而,Iguodala迷失了,我们都迷失了,金州送我们回到高原。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那个夏天,Iguodala投靠了金州,我却等到了明尼苏达的电话。2013年7月12日,我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,这个寒冷彻骨的地方,我要带领的是一帮年轻人。我又看到了乐福,我走的时候他还是潜力股,我再回来,它已成为巨星,我不再奢求与他并肩开拓战绩,但是这个球队我要扛起来。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2014年4月12日,休士顿火箭来袭,我们要对抗的是一只季后赛球队,反正季后赛离我也远去,那就干吧。我在热身,对面一个大鬍子看着我,惺忪迷离的眼神我很不爽,几个回合之后,我知道这场比赛属于我的,那晚的感觉这的跟T-Mac说的一样,真的像大海那幺宽阔。30投19中,我砍了51分,终场还剩4秒,这个大鬍子扭着身体投中了一个三分,把比赛拉平了,“我X”我喊了出来,这胖子确实牛逼,但是那晚注定是我们的,Dieng压哨补篮112-110,我们赢了,我拿了51分!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战绩持续徘徊在西区的底部,我也发现我都要29岁了,我好像不那幺年轻,也不是那幺快了,最重要的是,我再也很少笑出来了。那天,我走到经理办公室,做出了这幺多年第一个请求。

2014年12月19日,我被交易到见证我砍下51分的球队。我来了以后,当年被我打爆的那个大鬍子砍了两次50分。2015年3月12日,对阵拓荒者,那是一场失去了激情的比赛,大鬍子迷失了,Josh迷失了,大家都迷失了,但是我还能跑啊,我手热的发烫“James,球给我”“唰”,垃圾时间被我打成了例行时间,最后三分钟,我砍了17分,但是最后的三分我已经没有力气了。那三分钟,我好像看见了那个佛大的小伙子,好像看见了08年奔跑在明尼苏达的那个小伙子,年轻的我好像回来了。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2015年4月19日,前42分钟几乎隐身的我后仰着身子在达拉斯人得脸上投中了那个三分,全场为我欢呼,那一刻,我跑向替补席,笑的像个孩子。

Corey Brewer—奔跑的流浪者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